要真正了解一个人,需在不幸中考察他。